139小说网 > 绝地求生之最强兵王 > 第38章 辣手险摧花
    恍惚之中,谢天仿若又回到了现代的战场上,枪声,炸弹声,车声,各种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

    在中东的沙漠中,他像是一只鹰隼一样,飞翔在广阔的天空中,突然,哒哒的枪声传来,有人朝他开枪了。

    他只觉的无比的疼痛,然后,他猛的惊醒了过来。

    他闻到了一股怡人的芬芳,嘴里更是有些湿润,那感觉很奇特,不过,他来不及多想,几乎是下意识的,他一手本能的擒住了面前之人的脖子,只要他手上一用力,伴随着骨头咯吱的响声传来,对方的头就能歪掉,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只是,就在这之中,他看到了对方的真面目,手底下很自然的为之一滞。

    秦婉仪!

    秦老师!

    “怎么回事?”谢天疑道,然后,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刚才自己巨痛的画面,瞬间,他反应了过来,在面前秦婉仪唔唔声中,他赶紧伸手松开了一脸惊吓的对方。

    秦婉仪连续的咳嗽着,而谢天坐在旁边,看着很是够呛的秦婉仪,真心觉的抱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刚缓过一口气的秦婉仪听到谢天的话,只觉的来气:“你不是故意的,你就是有意的!”

    刚才谢天猛的一抓,让她只觉的窒息,甚至乎,在那一瞬间,她赫然感受到死亡的临近,她是那么的害怕,还好,谢天放过了她,可是经此折腾,她是女生的事实也表露了出来,她情绪一个不受控制,在那里兀自哭了出来。

    谢天想不到身为老师的秦婉仪会一言不合就开哭,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他面对着这样的状况,只觉的有些蒙。

    好在,他毕竟是强人,因此,片刻间的呆愣后,他直接装了起来:“呃,呃……”

    听到谢天的痛苦声,果如谢天所料想的那样,嘤嘤哭着的秦婉仪停了下来,在那里雨带梨花的看着他。

    “好痛,好痛!”谢天有气无力道,说话间,他朝秦婉仪伸出了求助之手。

    秦婉仪本来想接住谢天的求援之手,可是手伸到一半,她突然反应了过来,猛的一甩,谢天便如一个闷葫芦一样栽倒在地上,连着滚了数圈,谢天才最终平躺在地上。

    “你没事吧?”秦婉仪想不到事情会如此,忍不住上前关心道。

    随后,她看到了躺在地上微笑的谢天:“大姐,你这样弄我,刚才那笔账就算了成不?”

    “谁跟你算了?”秦婉仪生气道:“你知道吗?刚才你差点把我掐死了!”

    她嘴上是这么说,但谢天从其相应的语气,还是知道自己的计谋成功了。

    谢天真心道:“我真不是故意的,醒过来时,我以为是有敌人!所以就条件反射的……”

    “你咋不说有恶魔呢?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敌人?”秦婉仪说着,又不由为之一停,因为她突然间意识到什么。

    “你有亲人或朋友是部队的特种兵?”谢天揣测道,作为兵王,他自然能从秦婉仪的神态揣测出一些东西来。

    秦婉仪只觉的好奇:“你怎么知道?”

    说着,她意识到什么,想收声,可是已经晚了。

    她又道:“你也是特种兵?”

    “以前是,现在不是了。”谢天很实诚道,因为刚才的出手,他真心觉的很抱歉,而且,有一说一,虽然他刚才晕厥了,可是他还是能知道是秦婉仪救了自己,事实上,他的嘴里,还有秦婉仪的余温以及余香。

    显然,她对自己做了人工呼吸。

    也因为此,他对她的态度变好了很多。

    秦婉仪擦了擦小嘴,好奇道:“发生了什么吗?”

    “退役了。”谢天轻描淡写道,说着,一个利落的鲤鱼打挺,他便从地上站立了起来。

    只不过,刚才的伤痛还没有完全褪散,这一站起身,他只觉的身体还是很够呛。

    “你没事吧?”秦婉仪也是细心之人,看出了谢天的身体不适:“中医院也在附近,要是不行的话,去医院看看吧?”

    “老毛病了,问题不大。”谢天很稀松平常道,相应的话,让秦婉仪很生气:“你好意思说,刚才你都断气了,是我用人工呼吸把你救活的!”

    “谢谢你啊!”谢天真心道。

    面对着这样的谢天,秦婉仪也没有了脾性,她道:“最好还是去医院看看吧,不然再有下一次,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真的不用。”

    “你看还是不看?”秦婉仪认真道,相应的神态,让谢天看了,只觉的威仪。

    在这一刻,秦婉仪又恢复到了她老师的姿态。

    谢天也不想拂秦婉仪的好意,主要是他真怕啊!因为他虽然学了心理学,可是实践出真理,他清楚,正常情况下,女人的心理是很好揣测,可是女性要是发起脾气来,那真的就是一种让人难以理解的生物。

    “怕了你了,去就去吧。”谢天很无奈道。

    得到谢天的回答,秦婉仪不由为之一笑,继续认真道:“算你识相,不过这笔账也不能这么算了,你得给我记着!”

    谢天嗤之以鼻:“真以为哥好欺负啊?想要我认,也要看哥心情!”

    当然,心里是这么想,他嘴上却也没有说。

    另一边,一座简洁的办公室里,和谢天息息相关的老头此时接到了一个让他异常头痛的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清吟的声音:“我再问你一遍,谢天在哪所大学?”

    “这个是机密啊……”老头很低姿态道,话还没有说完,那边就猛的挂断了电话。

    老头只觉的左眼皮一跳,也不敢多想,赶紧打电话了过去。

    很快,电话通了,电话那头再一次传来了那一个清吟的女声:“说!”

    “你别搞事啊!他在X城的民政学院。”老头嘴上说着,心里暗想道:“小子,别怪老头我啊!真的扛不住啊!你自己多保重吧!”

    “是吗?那你帮我找有关部门,把我也整过去,我要和他一个班!”

    “这个……这个……”

    “爷爷那边我自己会打招呼,你直接照做就是了!”对面说完,又挂断了电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