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小说网 > 绝地求生之最强兵王 > 第66章 我们不一样
    谢天他们的比赛结束后,比赛的余味还没有完全退去,一群人坐在小饭馆里,纷纷讨论着刚才的游戏。

    谢天在旁边听了,自然是深藏功与名。

    其实,就他个人的理解来说,吃鸡这游戏你越投入进去,越觉的这游戏没有那么简单。

    就好比最后的刷圈,别看他表面说的很稀松平常,说靠经验,可实际上,他也不敢百分百肯定圈的刷新位置,因为很有可能,他们的跑动是徒劳的,而血杀四人,刚刚好处在所谓的天命圈里!

    什么是天命圈呢?就是玩家的位置刚好处在安全区里,根本不需要为了刷新的毒圈去跑图,反之,本来处在一个地势极好的有利位置,却因为毒圈的更新,不得不为了免受毒圈的迫害,进而强行跑到安全区里,就叫天谴圈。

    既然如此,谢天又为什么敢那么做呢?

    很简单的道理,上一次谢天和血杀在网咖一较高下,结果血杀硬是利用游戏里的小技巧,生生把他击杀了,他就真正有开始注意吃鸡游戏不同于现实的点。

    经过研究加理论分析,谢天对游戏最大的特色,也就是毒圈进行了一波深入的了解,他清楚,游戏存在的定义,就是为了让玩家感觉到好玩,而毒圈的存在,哪怕你再变,也改变不了一个准则,那便是毒圈是为了让玩家最后的决战变的更刺激而衍生出来的客观因素!

    这也导致了一个很正常的规律,就是毒圈的刷新,更多会如血杀他队友认为的那样,刷在人少或没人的地方。

    当然了,凡事没有绝对,偶尔,系统会把圈刚好刷在其中的一方队伍上,这样用以增加游戏的趣味性。

    因此,谢天对于毒圈的刷新,哪怕凭借现实的实战经历,也只能猜测个七八分准。

    但这已经是足够了!

    游戏再怎么变,终归来说,是人的游戏,是人与人之间的战斗。

    谢天可以利用跑图,来制造一种错觉,给对面血杀等人制造无形的外部压力,这样的话,两方僵持的局面就会被打破。

    然后,谢天可以在乱中寻找机会。

    他清楚的知道,血杀他们的重心是放在自己身上,他们怕他,他们畏惧他,所以,他将计就计,利用小田他们来扰乱对面的军心。

    事实证明,血杀他们乱了,要不然的话,他们不会四个一起朝他冲过来!

    讲道理,哪怕圈的刷新,是血杀他们的天命圈,谢天所要的效果也做到了。

    在那个时候,他会利用自己跑圈,让小田他们从侧面包夹。

    自己呢,则会正面给压力。

    比赛到了最后的时刻,什么枪法准之类的,其实真没有那么绝对,到那个时候,更多比的就是人心气,比的就是个人的意志力。

    因为紧张的气息会弥漫,心态的失衡更会直接影响枪法,一个人之前枪法再准,但是真到关键时刻,,精准的枪法也可能会为之变形。

    谢天赌的不是别的,就是自己在千锤百炼里所炼就的强大心力。

    他有绝对的理由相信,在乱枪之中,他还是能给对面的血杀等人造成稳定的杀伤,而他不认为血杀他们在这一点上面能跟自己相提并论!

    再怎么说,他可是现实的兵王,强大的心境远不是血杀他们所能比的!

    一旦他谢天在击倒一个二个敌人的情况下没有倒下,队友势必会受到巨大的鼓舞,那么比赛绝对稳妥,哪怕他最终倒下,可是他的牺牲给了队友极大的发挥空间,他到时候再给予声音的支持,他相信胖子他们也能完全最后的收割。

    所以,谢天十分自信,而且也确实如胖子所说的那样,如果一来就怕输,那还玩什么比赛呢?

    有时候,你强,并不是因为你能力真的强,而是信念更强。

    很多人在听到这样的道理,会感觉到很玄乎,或者很不可思议。

    但是,真相往往就是这么现实!那么血淋淋,只不过,很多时候,太多的人们根本不想去承认这么残酷的事实罢了。

    就好比胖子他们在聊吃鸡的技战术时,恰好谈到的英雄联盟游戏一样,为什么很多实力不俗的主播乃至王者高手,进入到最低的青铜段位,也会被人线上单杀或者是血虐,究其原因,青铜不是真的就那么菜,很多人的操作水平甚至比王者更强,但是差的就是意识!

    讲真的,这里面的道理太好理解了,不过,好不好懂,分人来的,像谢天面前的胖子等人,谢天就可以肯定,自己说一万遍,胖子他们也是理会不了。

    倒不是他瞧不起胖子等人,而是因为胖子他们不经历不知道,胖子等人的水平,还处在一个低端的水平,言传了,意会不了!

    也是因为如此,当胖子等人在那里积极的讨论比赛时,他才没有作声,而是安静的坐在一旁看胖子他们唠。

    在这之中,秦婉仪从旁边走了过来,她坐在了谢天身边,好声道:“你不过去跟他们唠唠吗?你可是这次比赛的MVP呢!也顺便教教他们技战术,提升他们的实力,好让我们最终赢的这一次网咖大赛的冠军啊!”

    谢天很轻松道:“好不容易赢了比赛,还教导什么?他们聊是很Happy,我去说,就把气氛变了。”

    秦婉仪想想,也觉的是:“确实,他们聊是跟好玩一样,你去说的话,就完全是真正的技术了,感觉的确会变味。”

    “你想表达什么?”谢天很直接道。

    秦婉仪不由为之一愣,随即,她不由苦笑道:“我知道你和我哥是同一类人,但是,身份特殊的你又为什么会来我们学校呢?是因为任务吗?”

    谢天不答反问道:“你本来可以当明星,却又为什么还要回学校呢?”

    “那不一样!”秦婉仪认真道。

    转头看向了窗外,谢天真心道:“有什么不一样?我也是人,终归来说,我才是十九岁啊!”

    在他说话间,旁边刚好传来了相应的歌声:“我们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我们在这里,在这里等你……”

    (本章完)